9月5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短線拉升近200個基點,收復6.94關口;在岸人民幣報6.9325。央行將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8%下調至6%,有利于抑制近期人民幣匯率單向波動的趨勢和快速貶值的預期。

寬松政策預期部分落空和疫情等負面沖擊,疊加中美經濟周期錯位,特別是國內房地產行業下行帶來的經濟走弱等內部因素和美聯儲加息等外部因素,造成了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明顯走弱。市場預計未來出口同比讀數恐將進一步降低,以及短時間內房地產投資和銷售數據難見好轉,更是強化了人民幣匯率將加速貶值的預期。

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之下,通脹壓力不減、海外流動性收縮、中美宏觀政策錯位、國內疫情反復等諸多不利因素交織,人民幣匯率快速貶值無疑給已經面臨 “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改善市場預期將難上加難。近日,人民幣貶值既是外資流出壓力加大的反映,也波及了金融市場。截至9月1日,今年以來,外資持有A股流通股的持股比例從去年底的4.04%下降至3.78%,持股市值下降了約4831億元人民幣。

需要指出的是,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并不一定有利于出口。在其他主要貿易伙伴的貨幣出現大幅度貶值的背景下,人民幣兌美元金融匯率的貶值無法傳遞到貿易名義有效匯率的貶值。中國實際有效匯率貶值幅度遠不及日本,也不及歐元區和英國,主要原因是歐元、英鎊和日元兌美元的貶值幅度顯著超過了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幅度。

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將有效抑制人民幣貶值預期。2021年,人民銀行兩次上調人民幣匯率外匯存款準備金率,通過凍結銀行部分外匯頭寸,進一步減少境內金融機構的外匯資產的派生,有效地抑制了人民幣單邊快速升值的趨勢,同時釋放了較強的政策信號。2022年4月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通過向市場釋放外匯存款準備金以緩和外幣流動性收緊,效果可能將同樣快速而且顯著,人民幣匯率變化有望回到雙向波動的正常軌道。本次調整外匯存款準備金的效果類似。

我們認為,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是穩定市場預期的手段。但是鑒于當前的經濟和政策環境,房地產行業企穩,改善實體經濟信貸需求,才是決定匯率走勢和穩定市場預期的關鍵。